无二

事事与愿违 没法开心
生活的最大loser

真正压抑绝望的不是犯罪
是最后结局到来前一环扣一环的失职和不负责
和结局过后的推卸不屑
原来 从小被教到大的生命可贵只是于本人而言

回溯(Lay兴/微赖蔡)

*好久不见 我无二又回来啦
因为三次学业有些紧张 很久没更了 小短篇希望喜欢
*梗的灵感来源于我的思考人生哈哈 一点点回想以前走过的路 遇见的人 感觉挺特别的 就在想是不是真的快死的瞬间也会回忆
*糖里带刀 刀里带糖 he还是be
*希望喜欢 有什么意见也可以评论私信哟
*一堆废话 不要揍我 正文走起👇

人生已暮,岁月也苍。

张艺兴看着病房里来来往往的人,他们面上都带着强忍的悲戚,都说着病情已经好转的笑话。

艺兴看着各种链接器械的管子没入自己的身子。

“好难受”

他喃喃着,但是没有人能听见。

意识渐渐模糊。他想起很多事,想起来很多人。



张艺兴推开餐厅大门,这看起来普通的门对年迈的他来说,有些吃力。他刚刚取回了退休的审批文件,从今天开始,他就是个退休老人了。

“爷爷你慢点”身边好听的声音响起,门在这穿着校服的少年那里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张艺兴偏头看着这个有点小帅的男孩子,有点羡慕,“唉,谢谢你啊小朋友,老头子没用了。”

“爷爷我也不小了”眼前的男孩子笑着,是青春的模样,他自来熟的扶着艺兴向座位走去,艺兴也没有抗拒,他向来对长的好看的人没有什么抵抗力,年轻是,老了也一样。

  等张艺兴坐好,那个男孩子也到了旁边的位子坐好,拿出一摞练习册看起来应该是打算在这里写作业了。艺兴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

“小赖又来等小蔡啊,还是老样子?”路过的服务员熟稔的和那个男孩子打着招呼。

“对啊姐姐,你不要告诉她,等会她又急急忙忙的”小赖笑着,又开始低头刷题。

    看来是在等自己的小女朋友啊,也对毕竟是高中生了。

“好的,小蔡真是幸福啊”服务员走向张艺兴,把菜单摊开,“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艺兴眯着眼,看着菜单上各式各样的菜品饮料,他还是习惯纠结,天秤座的本性他改不过来。

 纠结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艺兴就随手点了份牛排和咖啡。他年少时最喜欢喝牛奶,长大以后因为工作经常熬夜,倒也是赖上咖啡了。也是,每当他失去什么喜欢的,都喜欢找个来替代。却有什么是他找了一辈子也没法替代。

笨拙的指针在表盘上转了几个圈圈。退休后的第一个夜晚很快就来了。家政阿姨的电话也打了几个,他匆匆回复了几句。他现在不想回家,只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度过这个难熬的时光。

隔壁座的小赖也已经把作业收起来了,看来是写完了。他歪着头,不知道是想起来什么,轻轻笑着。

“等你女朋友那么久很开心吗”艺兴见他笑成这般模样,忍不住出声问道。

小赖一愣,似乎是不知道有人在看着自己,面颊有些红,但还是回答着,“嗯,很开心,但是她不是我女朋友了啦”

“不是女..”艺兴的话还没说完就给打断了。

“严小赖,你怎么又来了,都叫你直接回家不要来等我了”一个男孩子气冲冲的冲到了小赖的面前,揉捏着他的脸。

“哈哈哈好啦下次不了我的主厨大人”小赖嬉皮笑脸的回答着,只是脸还在主厨大人手里,看来表情有些奇怪,“停停停,你的宝贝要疼死了”

“疼死你算了”男孩虽是这么说着,还是松了手,轻轻摸着。

小赖一笑,拉过他的手,对着艺兴说,“爷爷,这是小蔡,不是我的女朋友,是我的男朋友”

小蔡明显一慌,奶声奶气,“啊,爷爷?爷爷好,爷爷好,小赖乱讲的我们只是朋友”

“诶什么啊,本来就是,还是昨天我在床上的....”小赖一把把小蔡放心自己嘴上的手扯下来,顺便把整个人都拢在怀里,“我昨天在床上的表现你不满意”

艺兴看着小蔡红透的脸,轻轻笑了起来,“小蔡,我不是小赖的爷爷,你不用紧张”

“你们这样挺好的,喜欢一个人就表现出来,以后不会后悔的,会一直幸福的”

“谢谢爷爷,我会让小蔡幸福的”

张艺兴笑着,看着赖蔡两人离开餐厅,自己也收拾着东西打算回家了。

只是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如果当初,那个人能为我也勇敢承认一次就好了,像小赖那样。




宽大的学士服穿在身上很不舒服。艺兴扭来扭去,想摆正它却弄的更乱了。

“快快快,张艺兴别折腾了,还有下一个班要拍,不要拖”组织老师扯着嗓子在喊。

所有人都目光都聚集在张艺兴身上。除了他。

艺兴恹恹的站上合照台,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迎接高中毕业照。

为什么毕业照留下来的都是难堪和尴尬。以后他会看到的吧。算了他不在意的。

张艺兴悄悄偏过头瞄了一眼隔着几个人的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相机被按下,画面被定格。


张艺兴抱着篮球,在楼道门口踌躇着。他刚刚做了一件高中以来第一件大事。

他写了情书送给自己从小喜欢到大的人。

他写给了Lay。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可是艺兴喜欢他。

他觉得Lay应该不会拒绝自己......吧。这封信他上周就写好了,怂了半天,还是寄了快递。

刚刚见Lay去取快递,大概是了。

“张艺兴你还不走啊快上课了”

“知道啦,我系个鞋带先”低下身子,把鞋带重新打散再系回去。

没错,一直以硬汉自称的张艺兴怂了。

呼气,吸气,推开门。

推开门的一瞬间,空气突然安静,又突然爆发出一阵爆笑。

“张艺兴竟然给Lay写情书 !”

“今天也不是愚人节啊”

“两个大男人互相写情书,恶不恶心啊”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说不定人家是真爱呢”

嘲笑声此起彼伏。艺兴心里很慌乱,他讨厌这种感觉。他为什么会给别人看。

Lay扯回面前男孩子手里的信,“什么意思”

艺兴像是哑巴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果然还是恶作剧吧,傻了吧,恶作剧还写自己名字”

“不是恶作剧”艺兴轻声说着。

“我是喜欢你,真的喜欢,像以哥们以外的身份站在你身边,我想做你特殊的存在”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艺兴突然来大声的爱的告白。不喜欢成为众人焦点的他,现在,真是疯了。

“我想做你特殊的存在”一个男孩子阴阳怪调的学着。

另外一个男孩子立马跟上,“好的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muamuamua”

众人又哄笑起来。

Lay把那封信揉着一团,淡紫色的纸团,似乎狠狠的砸穿了艺兴的心。

“恶心的同性恋”

喧闹被静音,这淡淡的辱骂,被无限扩大。

他说,恶心的同性恋。

纸团被扔进桌兜,Lay坐回位置没再看他一眼。

艺兴在众人的嘲笑辱骂里跌跌撞撞回了座位,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为什么不地震呢。艺兴想着。



背包带上的铃铛发出零星声响。

“快点啦,小心迟到”Lay说着,把自信车扶正,等着来人坐上来。

张艺兴咬着半个包子,跳上了Lay的车,把剩下的包子递了过去。“喏,你的”

“你先拿着吧,我到学校吃”Lay飞快蹬着自行车。

今天的坐垫做起来很舒服,没有以前咯的慌,他忍了好久才在前天和Lay抱怨了一句。

“你什么时候换了个这么舒服的坐垫”艺兴抱着Lay紧致的腰身,问着。

“昨天”

“怎么突然想起要换了”

“开心”

“那么敷衍哼”艺兴嘟着小嘴,揽着Lay的手又紧了紧,和Lay一起上学的日子,又是开心的一天。

张艺兴喜滋滋的想着。他喜欢Lay,这是他的秘密。

他不想告诉任何人,但也想让全世界知道。

好纠结的天秤座。

走出考场,张艺兴像是被霜打的茄子,提不起精神。

“怎么啦,没精打采的,下午去哪嗨”Lay揽上艺兴的肩膀。他这个动作明明做过那么多次,还是忍不住心动。

“考砸了,要是去不到和你一个学校怎么办啊”艺兴撇撇嘴,使劲憋住眼眶里快要出来的泪。

“小哭包,又没关系,我也砸了啦”Lay掰过艺兴和自己面对面,额头对着额头,像是以前测体温一样“不管怎样,我也是会和你在一起的啦”

“真的?”

“真的”

Lay说他会和我在一起。

开心。

是那种在一起吧,我不管,哼。




幼儿园游乐场的沙堆里,两个孩子面对面堆着沙堆。一个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他们都不跟我玩”

“我跟你玩啊”Lay绕过沙堆,抱住了艺兴这个小胖子。“我不嫌你胖,你抱起来特别舒服”

“可是我想要玩他们玩的游戏”艺兴这么说着,也跟着Lay的手,抱了抱自己,很赞同刚刚Lay说的话了。

“好,那我们也玩”

“那你要夸我漂亮,夸我可爱,让我做你的老婆”

“小艺兴最漂亮了,最可爱了”Lay耐心的哄着,“但是,老婆就算了”

“为什么啊”艺兴急了,像是又要哭的样子。

“因为是老公啊笨蛋”



怎么又想起他了。

都快死了,还想着他,张艺兴,没骨气。

他现在怎么样了呢,很久很久很久没了他的消息了呢。

从高中开始。

意识彻底断片,他这辈子想的最后一个人,也还是他。Lay。



Lay在云顶,看着乘着天梯缓缓上升的一脸茫然的艺兴。他还是少年模样,可艺兴已经苍老。

“怎么现在才来啊,还好,现在才来”

那个蝉鸣鸟叫的夏天,艺兴送出去的只有一封青涩的情书和满腔的爱意。

可Lay收到的却不止那一封信,还有一份病危通知书。

上天给了他最好的礼物,也以其他方式收回了。

何其残忍。

军阀×戏子

*和汐姐姐 @缺水的泠染汐RANXI 的比赛(就算知道要输也要倔强的挣扎一下委屈巴巴)
*出题人卷卷 @君言JUNYAN  (我都还没写完 对不起卷卷)
*小学生文笔 看看就好 不准笑我 笑我就生气
*还没写完到时候补上 要记得回来看哦!
*本来想凑到10.7发的 可是我傻逼错过了心塞

二月红看着房里不大不小的方框外的那一枚枯枝。

那是他细心栽培却怎么也开不了樱花树。

冬日凛冽是寒风,它自是不能孤绽而立。

二月红挪着脚步,轻轻一叹,他知道在这寒冷的北方没法养活着喜好温暖湿润的花,但他执意如此,大概是几年前留学时的一见倾心吧。

他和张艺兴不也这样吗,明明知道不合适,却又要强组在一块。

二月红本就低垂的眼,染上了不知名的情绪。

门口突然传来喧闹,大门口四五人急切的步伐,带进飞扬的尘土,和满身的戾气闯进这不算小的宅子,打破了宁静。

二月红虽是戏子但却喜静图清,不大喜欢也不大愿意与这帮军阀大人为伍结友,唯独那人除外。

在好几急切沉闷的脚步声里,他的似乎带着点些许轻盈,和别人不一样。二月红总能听出他专有的脚步声。

是他的军阀大人张艺兴回来了。

“你回来了。”二月红,在张艺兴进房门前终于是出了声。

   沉重的房门被重重的打开,又重重的合上。

宅子瞬间又恢复宁静。

二月红好像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回应,估计是给带进门里了,不然一代军阀声音怎么可能如蚊子般叮咛。

抑或者,这不过是短暂纷乱里安慰自己的错觉,他张艺兴又何时给过自己半点回应,哪怕只是个“嗯”。

二月红倚着门框略微忖度,坊间到底是怎么流传出将军有义,戏子无情的戏码的,他这个戏子纵是无情,张艺兴也绝称不上有义。

二月红不大明白自己与张艺兴的关系到底该如何定义。若说是陌路人,他又是张艺兴明媒正娶过来的。若说是夫妻吧,自他嫁过来后,张艺兴何曾正眼瞧他,就连是在婚宴上,也不肯笑上几声。

张艺兴大概一直都还是把自己当做他父母给他的不合人意不能拒绝的礼物吧。

二月红想着,心里有些不甘。恰好下人拿着送进书房的茶与点心经过,二月红不顾下人的愣怔,接过来就往书房走。下人一惊,却也不敢顶撞这名头上的军阀夫人,也只能退下了。

“那小人....我们.....岂不是很痛快”零星的话语透过大门传向二月红的耳里。

二月红轻轻扣门,继而推开,里面突然安静。

他努力无视着一屋子人的目光把茶水点心摆上桌,对着艺兴微微颔首,“请用。”

“呵,没想到就连张大帅的人都这么没教养,随随便便进门,不知道军情是不可以随便听的吗”张艺兴左侧的人出口刁难,带着自以为是的高傲,也不知他此举是针对艺兴还是针对二月红。

“我....”二月红刚想辩解就被打断。

“我宠的,严督军有意见?”张艺兴微微笑着,却把旁人是惊了惊,张艺兴何时变得如此袒护二月红了。

二月红内心也是一阵阵波澜,他安抚自己,大概是张艺兴怕失了面子,才袒护自己的吧。可自己竟然有瞬间心动,真没骨气,二月红想着。

“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吧”二月红自觉有些窘迫,想离开,不料却被张艺兴扼住手腕。

“不必,你坐我身边来吧。”张艺兴眼神清明,二月红却觉得他应该是发烧了。

他未来得及拒绝,管家已搬来椅子,加在了艺兴身边。

二月红只能坐下,双手不断抚平腿间的衣褶,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张艺兴见此,没说一句话,只是伸手,牵住了二月红的手。他拿惯枪把子的手,冰冰凉凉,惊了二月红,但也没抗拒。

“继续吧,刚刚说到哪了”张艺兴淡淡开口,手上倒是不断摩挲着二月红的手。

二月红没干过什么重活,手细腻光滑,摸起来让艺兴很享受,而张艺兴手上的厚茧拂过,让二月红羞红了脸。

真是的,一个牵手而已,竟然跟小女子般羞涩,真是没骨气没骨气,二月红又在心里埋汰自己。

会议结束了,众人都离开去安排自己手头上的事,以备两个月后不可逃避的大战。严督军走时脸色还是不大好,不知道是因为张艺兴扫了他的面子,还是因为他的任务最为繁重。

看人都走了,二月红才直立起身,揉揉僵掉的腿。

全程艺兴就一直看着他的动作没有说话。

二月红心里有些发慌无措,“我先走了?”

“不急,刚刚你都听到了吧,两个月后的仗我们没多少胜算”

“嗯”

“我有些话想和你说”艺兴话语里没了刚刚会上的气势与笃定,多了些纠结不安。“我们出去说吧”

他牵起二月红的手走向屋外,一步,一步,一步竟走到了那棵樱花树下。

“这树你种了两年了,我娶你也有两年了”艺兴默默开口,二月红却为这开场白一惊,艺兴这是要休了他吗。

“你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两个月后我不敢肯定我回不回得来,有些事我得说清楚。”艺兴眼眸暗了暗,“这两年来,你可有对我半点心动,还是仍然恨你父母强嫁你,恨我强娶你”

“我何时恨过你与我的父母”我明明对你每分每秒都心动。

“可你那时为何死活闹着不肯上婚车。”

“这.....”二月红嫌丢人,不是很愿意说,“不大好说”

“嗯?”艺兴皱眉,“怎么,不知道怎么蒙骗我了是么”

“我...我....之前以为是要嫁给严督军”

“为什么会怎么以为”

“我父母只跟我讲是城北的军阀家,正常人都会以为是严督军,哪知道会是你这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张大帅”再说,哪知道自己可以那么幸运嫁给你。

“那你现在还要跟我在一起吗”艺兴思考着措辞,“两月后我怕连累你,休书已经写好,你若想离开,现在便走,你我再无瓜葛,如果你不离开.....”

张艺兴不知道为什么,他根本没有自信说出后面的选项。

“我不走”二月红像个小孩子般撇嘴,张艺兴把自己当什么了,遇事就跑的小女子吗,“都说夫妻本该共患难,再说,你那么厉害,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你我本无夫妻之实.....”

“现在可以有了。”二月红一时嘴快,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脸涨得通红。

“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艺兴眯了眯眼,直觉告诉二月红,他好像有点危险。

“我....”二月红刚想收回刚刚那句不得体的话,嘴巴就给什么厚软的东西堵上了。

“不能反悔的”艺兴抽出空来低吟了一句,又开始新一轮,根本不给二月红喘息的机会。

(悄咪咪问一句,小破车你们看吗)

哎哟喂,我的学长好难缠(二)


“啊,我怎么那~么倒霉啊”艺兴瘫倒在床上仰面哀嚎。

这个学校里大概找不到比他更倒霉的人了,先是手机被收了,再给Lay学长登记了名字,最后来到宿舍门前,却发现,他的校卡丢了。

张艺兴: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

突然,一个软乎乎的枕头就砸上了艺兴的脸。

“谁啊 ! 那么嫉妒我的帅的嘛 !  ”艺兴扯下枕头,就看见了倒着的严小赖。

 就是严小赖刚刚拯救了在紧闭门前尴尬的他。

严小赖插着腰,“瞎叫唤什么呢,快点收拾了啦,其他人都去教室了,等会在迟到你就惨了!”严小赖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哎呀,不等你了,我走啦 !”

“啊啊啊,别啊等我啊”等他喊完,严小赖早不见了身影。张艺兴一下着了急,往脚上穿着鞋子,就往门外跑。

严小赖是棒球队队员,怎么可能是体弱多病的艺兴能追上的。

“你还有两分钟 !”严小赖在楼道口喊了一声又不见了。艺兴一边骂娘一边往教室跑。

他还是在教学楼门口看见了Lay学长。

他立马寻找小角落企图把自己隐藏在小角落里,下一秒,两人视线就对上了。

“学...学长你好啊”艺兴讪笑着,心里大喊倒霉。

“嗯,学弟看起来今天比较倒霉喔”Lay淡淡一笑,不紧不慢的摊开了违纪名单册。

艺兴低着脑袋,下垂眼让他看起来更是委屈。

Lay默默摸了摸头,“下次要注意喔”

艺兴看起来没多大反应,Lay倒是因为艺兴柔软的发梢脸上有点发热,“你快去上课吧”

等艺兴垂头丧气的回到教室,看到生龙活虎的严小赖,更加委屈,“严小赖,你跑的好快,我又给抓到了”

“跑得快有什么用,我也被抓到了啊”

“那你还那么开心?! 你不会是抖M吧”

“什么啊 ! 我才知道和我同一个初中的Lay学长也是这个学校的诶,还是学生会会长,他肯定不会登记我名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严小赖得意得此刻只差叉腰了

“哼,官僚主义!”

“Lay走吧,你干什么呢”学生会干部看着在违纪名单册上涂涂改改的Lay。

Lay像是给发现做坏事的小孩一般眼神躲闪,“没什么,可以了,走吧”

“走吧,上课去”

平行世界

*因为不知道先更学长还是棠花谢
所以先更平行世界
*虽然这篇文看的人比较少
但这是我第一篇写的文 还是想把它写完
*谢谢观看 欢迎指导

04

“今早七点到会议室”

难得有一天早晨叫醒艺兴的,不是他那准到变态的生物钟,而是手机铃声。

是管理练习生的姐姐。

艺兴心里有些忐忑,他猜到估计找他是因为作为新男团之一准备出道事宜,但是,又怕空欢喜一场,只能小心翼翼的克制着自己内心微妙的喜悦。

他简单的穿好衣服,一打开房门,就看见几个室友也都站在门外。几人都是满脸笑容。

“我就知道一定会有艺兴哥”金钟仁见到艺兴有些兴奋。艺兴却突然想逗一下这个弟弟。

“啊,什么有我”

“啊”金钟仁明显愣住了,他没想到艺兴会不能现在出道,脑力闪过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知道听到艺兴的轻笑,才恍然大悟。

“不过,也没确定是不是出道,说不定只是简单的练习生会议呢”艺兴淡淡说到,脸上的笑意却抑制不住。

“哥明明也很兴奋”

“你们收拾好了,就先去吧,不用等我了”艺兴没有否认金钟仁的说法,扭头进了厕所。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消息带给那个人。

那个人少有的不在。

镜子里是完完全全的张艺兴,不是Lay。“估计是我起早了吧”艺兴虽然疑惑但也没怎么在意。

再回到练习室,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早上公司高层确定了他们会出道,除开舍友也有些不熟悉的面孔,但只有九个人。

“还剩三个过几天会到公司报道,是新人。你们几个先熟悉熟悉。”

原来是空降生。艺兴也不介意,只要有实力,谁出道都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可言。运气家境等等不都是实力的一部分么。

管理姐姐又说了很多出道前要准备的事项,也简单介绍了一下接手他们的经纪人。

好不容易散会了,兴奋的几个弟弟又吵着要去聚餐,他自己也是很兴奋,便也没有拒绝。

但他还想着赶紧把这消息告诉Lay,便拒绝了继续去南山玩的邀请,独自一人回了练习室。

Lay还是不在。

镜子里是和他一样茫然的张艺兴,不是平常那个傲娇的Lay。

艺兴边打开音箱,边苦笑着摇摇头,什么时候变得一定要和Lay黏在一起了。人啊,一旦习惯另一个人的陪伴,一时的分开,就会难受的受不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联系上Lay,科技还没厉害到可以链接两个世界的程度。艺兴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他们两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艺兴突然想起有一次他发烧躺在床上整整一天,第二天到练习室,看到了头发乱成鸡窝的Lay,缩在角落。

他一出声,Lay猛抬起头那一瞬间,红红的眼眶,不知为何就这么记住了。那是他唯一一次看见Lay哭,还是因为突然找不到他而哭。

印象里,Lay总是笑呵呵的,偶尔傲娇,偶尔霸道,潇潇洒洒的。

艺兴想起他腰伤犯了的时候,痛的躺在地方,脸色惨白。脑袋开始混沌,眼睛快要闭上的时候,他看见Lay疯狂的把腰往墙上撞。

幸好,有一个误入艺兴练习室的练习生及时发现了晕倒的艺兴。

苏醒的艺兴看着Lay,“你傻啊,以为拿腰撞就可以过来了啊,我们又不是真的只隔着一面镜子。”

“我从来没想过可以撞过来。”Lay因为一晚未睡,声音有些低哑,“既然没法帮你,至少让我陪着你痛苦。”

艺兴一愣,左胸腔里面什么东西跳的厉害。

艺兴使劲搓揉了几下头,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对Lay的思念像只顽皮的猫,是不是在他的心上,挠上几下。这让他连练舞的心思都没了。

“他到底去哪了啊,不会真的生病了没人照顾吧,怎么办啊.....”艺兴像Lay之前那般缩进墙角,但静悄悄的黑暗却让他没办法有任何安全感。

Lay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艺兴越飘越远的思路。艺兴一惊,但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背着我安排!”

“我是一个唱跳歌手,我不练习,拿什么吃饭!”

“我完全没有那些破想法,让我好好的唱歌跳舞不好吗,搞那么多虚的是干嘛”

“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Lay一转身,就看见所在角落里,一脸茫然看着他的张艺兴。Lay有些慌了,刚刚匆匆瞄了一眼没有看见他,才口无遮拦,他是不是都听见了。

“什么唱跳歌手啊”艺兴轻轻的问,心里有什么想法朦朦胧胧,又不敢确定。

“艺兴....”Lay张张嘴也只是叫了叫他的名字。两手搅在一块,透露出主人的紧张不安。

“嗯 ?”

 “其实.....我已经出道很久了”Lay在脑里飞快的措辞,可话到嘴边又怎么都说不出。“我不是故意瞒你的....”

艺兴觉得自己实在是愚笨,反射弧也确实像周围人说的那么长。

每次见Lay都是在凌晨,时间一到,他总是有些事要停止练习,有时候一去甚至要到半夜才能回来继续。

Lay的时间没有他那么充裕,那只能是出道了的,毕竟练习生的生活只有练习,怎么会有那么多事呢。

艺兴轻轻笑了,“出道了是好事啊,有什么阿,而且告诉你个好消息”

“我也要准备出道了”

“什么,那么快么”Lay一惊,眼里是复杂的情绪,看不透。

“不快了,四年了”艺兴笑着,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明天你有空吗,不如陪我去买身衣服吧,姐姐说要拍出道的档案的照片,得拾掇的好一点,不过真的诶,来这四年了,我都没好好逛过。”

“可以不去吗”Lay嗓子不知为何,听起来有些嘶哑。

“啊,我忘记了,你可是艺人了”艺兴摸摸脑袋,“嘻嘻,我自己去吧,晚上回来给你看”

“我....”

不管再怎么拖,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陪你一起去,我明天没事。”

*我最爱的艺兴生日贺文
*没头没脑的念念叨叨
*如有打扰,请多见谅

亲爱的张艺兴先生,生日快乐。

两个月前便开始期待你的生日,每日都煎熬又漫长,同时快乐与期待。期待你的新妆容,期待你的音乐盛宴,期待着今天,轻轻的一句生日快乐。

在此之前等待的每一天,激动或是兴奋,其实我更愿意称之为心动,都是那么清晰,又渺茫。上帝像是开了个玩笑,顽劣的把我的生活快进,又时不时的回放给我细细品味。连带着那酥酥麻麻的感觉,也毫不吝啬的再让我品味一番。

初识你是在初三的暑假。炎热的夏日里,屏幕那端的你较真可爱,软软蠕蠕的汽水音褪去了酷暑带来的燥热,像是浸润在水里,舒服的不可言喻。

再后来不知不觉的了解,十七岁的你,二十一岁的你,二十二岁的你,二十三岁的你.......现在我终于迎来了二十六的你。

这是我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追星,追兴。我迫不及待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在乎你的喜怒哀乐,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近乎疯狂的向周围的人安利你,像介绍自己的珍宝,别人喜欢上,又恨不得蹲在小角落里,希望这么美好的你只是我的。偶尔也有家人和朋友,点点我脑袋,“整天只知道张艺兴了”

张艺兴,我喜欢你。

喜欢和爱的字眼,他们说不能常挂在嘴边,你也曾这么说过。我想不通,爱和喜欢一个人不应该藏着掖着,喜欢你我就恨不得每天都跟你讲上几遍,或许你会嫌我烦,但我也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但有时候我也会憋着不讲。优秀的偶像该有优秀的粉丝。我会自豪的说出,我喜欢张艺兴,是因为你的拼命努力。我不敢讲出,是因为我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让别人对你有了偏见,说到底,我还不够优秀。我开始努力,但还是跟不上你的步伐,你成长的太快,欣慰感慨的同时,我又在为自己的不作为而内疚羞耻。

我的老师说,一个成功的偶像,不是让人想嫁给他,而是想成为他。我想,你该是这样的偶像。

几年下来,你的音乐愈发成熟诱人,演艺方面也在精进。乐意,蔡明骏,二月红,小光,严小赖,卢德铭。或许你的演技还够不到老戏骨的称呼,但也能看见你的努力与进步。你用心的演绎每一个角色,对粉丝负责,对观众负责的态度,让我知道你对得起我的喜欢。

 

现在我已经高二,满打满算,喜欢你也才一年出头。这一年看来,听起来短,但似乎又长。

喜欢上你,开始努力,开始学习很多原本没接触的世界,接触之前没接触过的圈子。我努力让自己变得充实,只为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站在你面前,告诉你,你真的是一个最好的偶像。

絮絮叨叨那么多,也不过是趁着这兴年,这吉日,说出一点点自己的感受。重温了当初喜欢上你的心路历程还是让人觉得胸膛里有什么跳动的厉害。

最后愿你经历再多,不失少年模样。

还有,生日快乐,我最爱的少年。

今天中秋节,如此良辰美景真的不一起来搞个事情吗 ?  !
这里是一个特别牛掰的资源群(。>∀<。)
是Lay兴群噢,真的不要一起来扛大旗嘛 ? !
本群提供txt,文本,还会给你推文 ! ! !
都是Lay兴文噢,不用怕没文看
主招有实力的Lay兴er,唯兴
有一技之长的兴贝壳都可进入
让我们以壮哉我大Lay兴为己任吧! !
群号:674470794

那个 你们是想先看学长的更新还是棠花谢的更新啊
如果没人理我的话
我就 我就 我就
抱紧自己慢慢想(*꒦ິ⌓꒦ີ)

棠花谢 (张艺兴×二月红)


满城欢庆 ,十里红妆。

二月红着一红袍,白皙的皮肤与大红的布料相衬,白俞白,红俞红,似冬雪里傲然挺立的红梅,美艳孤傲。

二月红上座,嘴角微勾,朱唇轻启,与找上门来的几位权贵攀谈。他固然是个戏子,可也是九门里的二爷。九门是个民间组织,从不与政府勾连,唯独这二爷是个例外。二爷与张大将军少时便交好。后来,一个成了九门里二爷,一个成了护国大将军,这份交情也没断,两人相互辅佐,也是一段佳话。

今日见二爷似乎因好友成亲而高兴,小心翼翼上门攀谈,果然不似往日那般拒人千里,好生欢喜。殊不知,眼前人微翘唇角下,那颗苦涩的心。

二月红今日故意摆出为兄弟高兴的样子,只不过是为了不在那位大将军眼里显得难堪,愿意和别人这般虚与委蛇,也不过是想分散点注意力。

“吴少不必如此盛情。鄙人....”二月红下半句话却噎下喉咙。

那吴少有些疑惑,只见二月红清澈眼眸里鲜红的身影。

张艺兴缓缓而来,红色的喜袍未能让他似那女子般娇弱,倒因常年征战愈发坚毅的脸庞,霸气非凡。

张艺兴和二月红的红袍竟是同一款式。

“哈哈,这般看来,原来是张将军和二爷要成亲啊”吴少不经意的玩笑话却戳中了某人的痛处。

“吴少休要调侃,有慧怡公主这般娇妻,张将军到时候别忘了红某,红某都感激非常了。”

“我有话找你说”张艺兴丝毫没有接这玩笑话的意思,眼直勾勾地盯着二月红看。

吴少等人见状,也很识相,“那我等就先告辞了”

二月红喜静,不喜欢与权贵之人交往,张艺兴是知道的,所以他才安排了这个比较偏的位置给二月红。现在前来攀谈的权贵一散开,气氛倒也冷了下来,与周围热闹隔绝开。

二月红微微叹气,“鄙人身体不适,先行告退,祝将军与公主和和美美,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说罢,便起身打算离开。

手腕传来剧痛,二月红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张艺兴拉至花园一处假山后。

“你还要装到何时?”张艺兴眼里是掩不住的怒气。“你明明很在意我,不是么,难道你真的想要我娶公主是吗,我娶了别人你就那么高兴是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我二人是兄弟,你娶妻我自然是高兴的。”二月红企图挣扎出张艺兴的禁锢,可若单凭力气,他又怎么比得过个张艺兴

“听不懂?好,我会让你懂的”张艺兴怒极反笑,手一转,改握为抓,二月红的双手已被他禁锢在腰后,手一用力,二月红便贴近他的胸膛。他一低头,就吻上了眼前人柔软的唇。

直到两人嘴唇相碰,二月红才反应过来。这时他整个人已被张艺兴圈在怀里,身后是假山,身前是张艺兴的胸膛,他动弹不得,只能躲避着口腔里,横冲直撞的张艺兴的舌头。

张艺兴察觉到二月红的抗拒,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二月红温热的唇。

嘴停下了,手却没停,径直拉起衣摆,进到层层衣服里,慢慢抚上二月红的躯体,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二月红腰上一凉,忍不住一颤,“停,停下”

张艺兴坏笑着贴近二月红的耳朵,他知道二月红那里最为敏感,“你说,要是等会有人看见衣衫不整的我们,皇上还会不会让公主嫁给我呢”

耳旁传来的丝丝热气,让二月红一下软了身体,整个人彻底摊在了张艺兴身上。“你...你....你疯了....快...松开我”

“我要是不呢”张艺兴轻轻咬着二月红的耳垂,手也已经寻到二月红胸前的两点。“带我走吧,你只要说一句你要我,我就跟你走,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们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天下那么大,总有皇帝管不到的地方。”

“张艺兴,求求你,松开我,你还得成亲”二月红强撑着软绵绵的身体,逼自己狠下心。

“二月红,我是认真的”张艺兴用力揉捏着艺兴胸前红痣,惩罚着他刚刚的言语。

“张艺兴,我也是认真的。你要跟我走,你有问过我愿意么,你可以什么都不要,我不能”二月红手下发力,猛的推开了张艺兴。身体没了支持,顺着假山滑倒在地。

“呵,好啊,红二爷,既然如此,今日之后,你我再无瓜葛,你继续做你的九门二爷,我做我的驸马爷,你我二人,井水不犯河水”说罢,张艺兴衣袖一挥,再也不顾,地上愣神的人。

“呵”二月红慢慢整理着被张艺兴弄得凌乱不堪的衣服,“那鄙人也只能祝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步步高升了”

声音轻柔,他也不知道那狠心之人有没有听到,看衣服除了皱些,没有其他不妥,便绕了另一条路,直直走向大门。

下人一见自家主子出门,立刻迎上前来,一近看,自家主子衣服已经皱的不成样子,面上红晕未消,脖颈处还有点不可描述的红印,哪有半点二爷往日的清冷模样。

“二爷?您这是?”

“不该问的别多嘴,走吧”上了马车,放下垂帘,才回了一声。

“这就走了?这刚要拜堂......”

“嗯,现在就走,以后也不来了”

*看我的脑洞程度,这文可能会有点长
*下一章大概会有新人物登场 无奖竞猜
*新人物登场大概就不是兴红了
我最喜欢大三角了(◦˙▽˙◦)
*谢谢观看
*欢迎指导